33fabu.com本站最新域名,请及时收藏!
字数:4013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三十一章、老头

  逍遥车缓缓行驶…

  郭丽丽当驾驶员似乎上瘾了,只有一个时候,她看起来才像个没有长大的孩子。

  天真、烂漫,活泼好动。

  「姐姐,干爹制造的逍遥车,不但有刹车,还有加速呢。」

  郭丽丽不忘继续介绍,对她来说,似乎开车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。

  见到郭丽丽率直可爱的一面,就好像小孩子得到一件心爱的玩具跟同伴炫耀,陆贞僵硬的脸庞,露出一丝笑容。

  不过陆贞听到话风,又知道了一件事,原来这车是那个什么干爹制造的。
  郭丽丽小手指着车上的一排按钮,小嘴叭叭的开口道。

  「姐姐,这个红色的是启动按钮,干爹说了,起步必须先按这个,刚刚就是按了这个,车才动呢。」

  陆贞心道,你直接招呼前面的姐姐,让她走就行,何必那么麻烦,整得跟机械似的。

  「这个绿色的按钮是加速按钮,还有这个…这个…这两个按钮,是方向盘按钮,不过干爹说,这方向盘按钮不要碰。」

  郭丽丽小手不时的触摸那两个按钮,她很想按下去试试,可眼神躲闪,似乎在惧怕什么?

  陆贞啼笑皆非,她有种坐在轿车的错觉?

  启动、加速、方向盘…安装在人力三轮车,显得不伦不类,她甚至觉得有些荒诞。

  她的手不由得搁在那绿色按钮上,轻轻一点。

  「啊,姐姐,别按。」

  郭丽丽急忙开口,可是已经晚了…,她小脸紧张,似乎像个闯祸的孩子。
  「彩霞姐姐,对不起啊!」

  陆贞吓得赶忙缩回手,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?她只知道自己好像犯错了。
  可是不就按了一下加速按钮么,为什么郭丽丽会说道歉呢?

  说时迟,那时快。

  当绿色按钮点一下后,暗槽中的一种莫名的液体流入下方的菊管中。

  一瞬间…

  前方的张彩霞座椅下的臀部一颤。

  紧接着,她猛烈的喘息声响起……

  鲜艳的红唇似乎有斑斑血迹,张彩霞再也压抑不住,张嘴…

  「嗷…………」

  像是火车鸣笛,张彩霞把挣扎化为动力。

  陆贞吓了一跳,等她回过神,才发现车跑的好快。

  她看到前面的张彩霞好像疯了一般,用力蹬着,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。
  又有些奇怪,张彩霞后背的衣衫已经被汗液印透,座椅上斑斑液体,很明显她极为疲惫不堪,可为什么还那么用尽呢?

  「噗呲…噗呲…呲…呲…」

  奇怪的声音?

  而她的口中也发出阵阵喘息声…

  「哦…呃…喔…唔…」

  陆贞脸色有些发红,听着这声音,让她身体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  再看看郭丽丽,这小女孩好像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误似的,捂着小脸。
  好奇怪?

  陆贞越来越看不懂,每个人都透着怪异。

  陆贞原本以为路途不会很远,实际情况却根本不是这样。

  逍遥车一路行驶,通过一片隔离带,绕过几处山石,沿着一条小径。

  一路向前,终于来到一处类似于安全通道的走廊。

  郭丽丽小脸露出严肃的表情,有些紧张,她正手忙脚乱的猛踩脚下的踏板。
                吱——

               吱————

  刺耳的刹车声断续响起,逍遥车由快变慢,驶入走廊。

  终于到了么?

               吱————

  又一声刹车声响起,陆贞感到车终于停了,她控制不住,心怦怦的跳了起来,连大气都不敢喘。

  终于,她抬起头…

  「这是……」陆贞大吃一惊,彻底看到了。

  那是一座城,城池十分的大,整体俄罗斯方块风格建筑。横竖交错,错综复杂,看起来非常的别致。

  在这永泰岛的地下,居然有这样一座城池,太诡异了。

  车上的张彩霞现在几乎趴在车上,连续的折磨使她身疲力尽,座椅下一摊液体。

  陆贞心绪不宁,她早已没了心思去看别的。

  现在的她正被郭丽丽和苗风儿二人拉着走下车来,向唯一的门口走去。
  门口有一个躺在竹椅上的老头子,用一本颜色古黄的书籍盖着半边脸,好像是睡的正熟,脚步声也没能把他惊醒。

  郭丽丽看了陆贞一眼,说道:「不许乱说话。」

  陆贞惊愕,这小女孩怎么跟变了一个人似的,前面姐姐姐姐亲热的喊着,现在好像变脸了。

  这什么孩子啊?

  见到陆贞不说话,郭丽丽和苗风儿一同,小心翼翼的向老头走去。

  老头的身躯跟火柴棍似的,躺在哪儿,给人带来一种病恹恹,行将就木感。
  竹椅是特制的,大的跟一张床似的,老头躺在上面只占了很小的空间。
  他的五官非常的猥琐,小眉小眼,唇薄塌鼻,尖下巴无须,头上寥寥的几根白头发,长相十分的丑陋。

  陆贞有些不敢直视。

  郭丽丽刚刚走进近前,耳朵边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:「丽丽,回来了?」
  「干爹。」

  二人同时喊了一声,声音甜甜的。

  干爹?

  原来这就是郭丽丽口中的那个干爹。

  老头在竹椅上挺身,郭丽丽苗风儿同时上前扶着他下来,状态亲昵的,让陆贞感到脸红。

  当老头彻底站稳了脚,他好似宠溺的摸了摸郭丽丽头颅,而郭丽丽好像特意的把头伸过去,让他摸。

  这种情景,陆贞感觉郭丽丽温顺的,跟家里养的宠物狗没什么区别。

  当陆贞看到老人的手下滑,揉捏郭丽丽的小脸蛋、手覆盖上郭丽丽那含苞待放,仅仅一握的小胸脯时、

  陆贞差点儿一膝盖跪倒在地上。

  这……简直颠覆她的感官,颠覆了道德底线。

  陆贞一度认为这只是个梦,这不是真的,这只是幻觉。

  她再度看去…

  郭丽丽小手状似牵引拉着老头的手,抚摸自己的胸脯,而另一只小手竟然拉着老头的手搁在自己的大腿私密处。

                唔——

  陆贞差点叫出声来。

  看着郭丽丽温顺的模样,任老头揩油,这就是她的干爹吗?

  老头似乎过足了手瘾,他把手伸回来,似乎很满意的拍拍郭丽丽的小屁股,夸奖道。

  「丽丽不错。」

  「谢谢干爹。」

  一旁的陆贞脸红耳赤,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勇气,陆贞猛的上前两步,开口就道。

  「够了,太荒唐了,简直荒唐透顶,你说你都这么个年龄了,她还是孩子,你怎么就如此下流无耻呢,你脸皮怎么就那么厚呢」

  陆贞越说越气,她也忘记了她的处境,她竭尽所能的把脑海中能骂人的话全说出来了,可是她却越来越气愤。

  「姐……你不能说干爹,干爹对我…很好的,干爹,你不要生她的气,她刚来…什么都不懂的。」

  郭丽丽开口说道。她小心翼翼的瞄了一眼老头,眼神有恐惧、有迷茫、但更多是驯服。

  是的,驯服。可见老头的威慑力有多大!

  「喋喋…喋喋…」

  老头笑了,他的笑声像太监一般尖锐,像乌鸦一般刺耳,笑的陆贞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  他的手布满黑斑,一看就知道身体肾脏不好,只见他微微摆手,郭丽丽马上温顺的退到一边。

  老头好像对面前的陆贞视而不见,转头对着苗风儿招手。

  「凤儿过来。」

  苗风儿走到老头面前,慢慢的蹲下,然后昂头挺胸,双手平伸,收腹提臀。
  她的臀间菊管根本就没有收回去,如尾巴一般。

  老头伸出犹如鸡爪般的手,苗风儿小嘴一张,伸出小舌头舔老头的手……
  她犹自不忘的摇摆小圆臀,菊管肆意摆动,这姿态活像一只哈巴狗。

  陆贞再也看不下去了,她只觉小腹突然又剧痛起来,身心双重打击下,眼前一黑,倒在地上。

  老头又摸了摸苗风儿的头,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陆贞,然后从怀中掏出一团绳索。

  他手伸到苗风儿脖颈,之后听到一声轻微的『咔擦』声,展开的绳索释然挂在苗风儿脖颈的项圈之上。

  躺在地上的陆贞睁着眼睛,看着这一幕的发生,她好像想起来悲伤的事情,泪瞬间就下来了。

  当永泰岛之上,阳光明媚,风光无限好。

  而永泰岛地底之下。

  当『踏踏』的脚步声响起——

  郭丽丽温顺的靠在老头身上。

  老头悠闲地迈着八字步,他的手中挽了一个绳扣,身后多了一个用手撑地,弓着腰走路的苗风儿。

  虽然他长得丑陋,但他十分的惬意。

  老头不时的用手摸摸郭丽丽的小胸脯,那只手偶尔的拉动手中的绳扣。
  苗风儿立马摇头摆尾,伸着小舌头舔着嘴唇。

  当真是佳人随,遛着狗。

  悠然踏步,惬意无常。

  就这么几步,陆贞感觉老头好像走出了一生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